零点虱

「死于虚荣贫血症」

称呼 格里/嗯你们可以随便叫格格或者里里(。)

文手 高三溺沼长弧致歉

主产 凹凸乙女all凯向/APH乙女all燕向/文野双黑腐向

日常跳坑请勿见怪(笑)

杂食动物 婉拒露中

极易勾搭 反射弧巨长

同桌小哥哥给的三题故事

[彩虹]、[少女]、[迷茫]

多么美好多么青春的词语啊

结果被我折腾成了什么样_(:зゝ∠)_

格_修炼ing:

“面对着太阳的话,是看不到彩虹的。”

 

蝶翼一般耸起的肩胛骨,海菲兹的琴声,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两者会有共同之处,就像我不明白西班牙的舞曲,为何忧伤和欢乐都是这么锋利。

她的短发在风中缠绕在一起,像千足虫扭曲的身肢。

 

 

“所以我一直、一直、一直都背对着太阳。”

 

夕阳将她的身影拉长,一直延伸到我的脚下。

逆光的马赛克糊在她的五官上,只有唇角的笑容尖锐地割破了雾霾,撞在我的视网膜里。

 

 

“可是我发现,我爱上我的太阳了。”

 

世界东倒西歪,鹅妈妈口中的九曲十八弯。

眼前浮现透明的幻象。少女那发丝散乱的后脑不停吐着黑色的液体,下唇鲜血淋漓,泛白的眼瞳微张后,颓然倒下。

生之不幸同死之不幸,与巧克力的程度相称的梦。

我会把这件事当做一个笑话记住。

 

“怎么办好呢?我亲爱的,太阳。”

 

皮肤开始小小地瘙痒。

我的右手朝向她伸了出去,每根手指都伸得很直。

在那个瞬间,她温热的呼吸喷在我的每个指缝中。我却只想紧紧地收拢手,不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

 

砰——

随着声音响起,脊椎神经如同枝叶舒展般浸出快感。

 

砰——

阳光好刺眼。彩虹在我的身后摇摇欲坠。

 

砰——

舌根两侧滋出唾液,幼时发烧最重的那一天喝下的黑色苦药水。

 

砰——

我再次看清了她的脸。

 

“这样,就可以看见彩虹了吧。”








评论(4)
热度(13)
  1. 练白糖零点虱 转载了此文字
  2. 零点虱零点虱 转载了此文字
    同桌小哥哥给的三题故事 [彩虹]、[少女]、[迷茫] 多么美好多么青春的词语啊 结果被我折腾成了什么...
©零点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