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虱

「死于虚荣贫血症」

称呼 格里/嗯你们可以随便叫格格或者里里(。)

文手 高三溺沼长弧致歉

主产 凹凸乙女all凯向/APH乙女all燕向/文野双黑腐向

日常跳坑请勿见怪(笑)

杂食动物 婉拒露中

极易勾搭 反射弧巨长

【朝燕】和傲娇谈恋爱容易得心脏病②

04.

每天回家都可以看到一个傲娇等着我和他谈恋爱。

“王春燕,今天下大雨了,所以我们来谈恋爱吧。”

“王春燕,隔壁的小孩又哭了,所以我们来谈恋爱吧。”

“王春燕,你的电脑又死机了,所以我们来谈恋爱吧。”

你有完没完!

我冷静地端起了面前的饭碗,故作成熟地摸了一下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须:

“想和我谈恋爱?”

“不想。只是为了我的未来考虑而做出的不得已的选择。况且,恕我直言,没有人会愿意和一个长得像巨怪的女人谈恋爱的。”

我无视了他带有讽刺性的回答,故作深沉地继续往下说。

“谈恋爱?可以。”

亚瑟挑起了一根鞋刷一样的我打瞌睡时画上去的粗眉毛。

“我总觉得你的话没那么简单。”

就不该把男主角设定得这么聪明的……

“求我。”

我笑眯眯地看着面前的亚瑟。

哼哼,玩设定梗,还有谁能比我这个亲妈作者更得心应手?

要知道,我给你的设定可是那种打死也不愿意开口求别人的死傲娇啊!

“做不到就给我乖乖滚回稿纸上吧,亚瑟·柯克兰先生。”

我饶有兴味地期待着他接下来的反应。

他薄薄的嘴唇动了一下。

很好,快说“不要”吧,那样我就可以正大光明地把你赶回去了。

“王春燕,求求你,和我谈恋爱吧。”

“嗯,这才对…………啥?你刚才说了什么??!”

亚瑟祖母绿的眼睛平静无波,仿佛他是在陈诉“今天天气真好啊”之类平淡无奇的事情。

“我说,求求你,和我谈恋爱吧。”

“既然你已经答应了,那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别想着要反悔哦,我录音了的。”

苍天啊!为什么这家伙可以轻而易举颠覆我的设定啊!

说好的傲娇呢!

还有没有基本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了!

"从现在开始,王春燕,你就是我女朋友了。“

少年一字一顿的宣判了我的死刑。

悲痛欲绝的我现在只想烧柱高香。

女儿啊,你千万不要怪我啊,麻麻不是故意要抢你男朋友的……

真的不是啊!!!

05.

我,王春燕,23岁的根正苗红好青年,开始了人生中第一场恋爱。

我的恋爱对象,是一名17岁的傲娇(??)少年。

“虽说是要拯救你的恋爱……可是我的漫画设定可是校园纯爱啊……”

“所以?”

“就是那种小鹿乱撞双向暗恋,经历种种误会和心动之后,最终修成正果的青涩恋爱啊……”

“哦,然后呢?”

这家伙完全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呢……

“意思就是,我,23岁的老女人,很难有那种青涩恋爱的感觉了。”

“没关系。”

亚瑟依然十分平静地抿了一口红茶,就像是事不关己一样从容地回答:

“我会慢慢开发的。”

你是打算怎么开发啊喂!

“而且啊,我的故事整篇都是双向暗恋啊!暗恋啊!不是谈恋爱啊!”

亚瑟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红茶杯,一手托腮,似乎是在思考什么解决方案。

我默默注视着这个我所创造的人物。

午后的阳光从窗户斜射进来,轻柔地洒在他的金发和侧脸上,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少年脸部的线条极其柔和,融化在金色的阳光中,唯美得仿佛某部少女漫画的插图。

不愧是我画出来的人物,实体化之后也是个受气满满的美少年√

“那我们来互相暗恋吧。”

自以为想到了一个好办法的少年打了一个响指,根本没有征求我的意见,就这样自顾自地决定了。

“你,现在,立马给我写一封情书。”

“………………”

亚瑟·柯克兰,胆儿够大的啊,敢对你亲妈指手画脚的了!

我拼命压抑住即将喷涌而出的怒气,露出一个自认为无比和善的笑容。

“亚瑟。”

“什么?你是打算直接告白了吗?”

“稿纸是在我书桌上的吧。”

“嗯,是啊,你要干什…………喂!等等!千万不要!“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了书房,一把抓起了最新一期的手绘稿子。

“亚瑟,你再提出这种无理取闹的要求,我可要把这个撕掉咯!”

按照一般少女漫画的套路,稿纸就是亚瑟的命根子,要是把这个撕掉了,亚瑟也会消失。

哼哼,既然你有情,就别怪我无义了!

冲到书房门口的亚瑟看了一眼我手中的凶器,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叹、了、一、口、气?

“你考虑清楚哦。把那个撕掉的话,我可就回不去了。”

回、不、去?

我看了一眼手中的稿纸,再看一眼面前的亚瑟·柯克兰。

不,为什么不按套路来啊,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呢??!

“而且你是用板子画的后期吧,电脑里面还有存稿的。”

“王春燕,不要闹了,大不了不暗恋了,我们继续明恋吧。”

我都记不清我到底是第几次默默扭头,扶额了。

如果这时候还有漫画特效的话,我估计已经把血红蛋白胃酸胆汁唾液淀粉酶都吐干净了。

好吧,我玩不过我儿子,我认输。

谁叫我当初要作死的把他设定成智商160的学霸呢?

一个智商在正常水平线的23岁老女人,也玩不过一个天才级别的17岁少年。

对于这一点我现在是极其非常不能更加的感同身受。

我,王春燕,一个23岁的根正苗红好青年,在遇见亚瑟·柯克兰的第八天,心甘情愿地成为了他的女朋友。

06.

所以说,我谈恋爱了。

然后呢?

亚瑟每天都若无其事地坐着喝红茶看小说,悠闲得仿佛事不关己。

作为女朋友的我,对他的现状十分忧心。

“喂,亚瑟。”

“什么?”

“我们不是在一起了吗?”

“嗯,是啊。”

“那为什么我们什么都不做呢?”

“谁想和一个巨怪做什么啊。”

算了,无法沟通。

我默默扭过脸,扶住因为被摸过太多次而变得光滑的额头。

和傲娇谈恋爱,心好累。

结果我才转过脸,亚瑟先生就把一张纸举到了我鼻孔下面。

“论恋爱的基本攻略方式和实现顺序”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顺着看了下去。

“第一项任务,请你和我牵手。”

我眨了几下眼睛,确定这是亚瑟·柯克兰的手写字迹。

第一项任务?

所以这家伙是有备而来的啊。

“要牵手就牵吧。”

我把右手伸了过去。

“先说明哦,我真的不想和你这种女人牵手的,只是迫不得已罢了!你别以为我是有多希望你和我牵手,哼!”

“你废话好多,牵不牵手的!不牵我就去赶稿子了!”

傲娇的儿子扭过了头,磨磨蹭蹭地把手指放到了我手上。

“没想到你这笨蛋的手比看起来还要软。”

亚瑟的脸上泛起了可疑的薄红。

然后他一点点地把手指伸向我的掌心,最后,包住了我的手。

啊……今天忘记开空调了吧,怎么总感觉脸上很热呢?

“先松开一下,我去开空调。”

我想把手指从亚瑟手里抽出来,然而对方却用力抓紧了我的手,没有松开的意思。

“喂,你这是干什么!”

“以前就想说了,独居女人家里面有空调还真是奢侈呢。”

说着不明意味的吐槽,他的手抓得更紧了一点,但奇怪的是,我居然没有被他的大力道弄疼。

所以这家伙是拿捏好力气来牵手的吗。

唉……算了,任由他牵一会儿吧。

我放心地把手交给了他。

“王春燕。”

“怎么了?”

“你的手好冰。”

“废话,我天生体寒,不行吗?”

“我……我会帮你焐热的!”

说完这句话,他便后知后觉地捂住了嘴,懊恼地偏过了头。

“亚瑟,你脸红了哦。”

“闭嘴啦,笨蛋!都怪你不开空调!“

“可是你又不放我走,我怎么开空调啊?”

“之前你怎么不开啊!大笨蛋!”

于是今天的我,走上了一条驯化傲娇的漫漫长路。

而且,还是一条不归路。

*待续*

小彩蛋:

我答应亚瑟谈恋爱之后,他睡着的沙发,总会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

“这样牵手……会不会不舒服呢?”

“这样牵手……会不会弄疼她啊?”

“这样牵手……会不会别扭呢?”

“貌似……都不怎么对劲啊……”

睡前的亚瑟,总是在咕哝一些奇怪的话呢。

而且手还可疑地动来动去。

果然是思春期到了吧……

因为离得太远而没有听清楚的我,开始思考如何解决少男的思春期问题。


评论(9)
热度(25)
©零点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