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长弧期

文手√高三淡圈缘见

【朝燕】和傲娇谈恋爱容易得心脏病③


07.

每天下班回家都会看见一个等着我和他牵手的傲娇。

“亚瑟,我说你啊……是不是牵手牵上瘾了?”
从下班回家的那一刻开始,除开上厕所的时间,我和亚瑟的手就再也没有分开过,直到睡觉的时候,那家伙才会一脸嫌弃的松手。
我又没求着要跟你牵手,你那么嫌弃是什么意思?
如此情形持续了三天,在感觉我的手都要被他磨得光滑不少之后,我终于下定决心,委婉地开口询问。
结果我话音刚落,亚瑟就用一种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我。
“谁会和一头科罗多巨蜥牵手牵上瘾啊!”
我看了一眼我们仍然没有分开的手,无言。

然而亚瑟似乎误解了我的沉默。
“难道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和我进行下一项任务?真是个白痴女人。”
“如果进行了下一项任务你就可以松手的话,我想我十分非常极其不能更加迫切地想开始了。”
“笨蛋!你以为我很想和你牵手吗!我松手了哦!”
“嗯,你松开吧。”
“我真的要松手了哦!”
“嗯,麻烦您快一点儿。”
亚瑟皱起了他那鞋刷一样的粗眉毛,愤愤然松开了我的手,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我不开心你快来哄我”的气息。

“哼,因为你这个笨蛋女不识好歹,从现在开始,你必须要和我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

我耸耸肩,得嘞,敢情是我要死缠烂打地和他牵手的?
傲娇的人真难伺候。
得到自由的我准备去做饭,但我刚转身,就感受到背后两道寒气逼人的视线,只差没在我身上烧出两个洞。
喂喂,你这么怨念也没用啊,谁叫你自己是个死傲娇的呢?

我迈步走向厨房。
身后却跟着一个亦步亦趋的小尾巴。
我往左,他就往左;我往右,他就往右:我停下,他也停下。
忍无可忍的我回过头,恶狠狠地盯着身后那只死傲娇。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刚刚可是说过要我和你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的。”
“嗯哼,没错啊,这是惩罚啊笨蛋!”
“那你现在跟着我干嘛?”
亚瑟别过头,目光游移不定。
“我……我又没说保持距离就不能跟着你。”
傲娇的思维真是难以理解。
算了,不理他,解决温饱问题才是眼下最为重要的事情。

“喂……”
“有事就说,没事就一边儿凉快去。”
“虽说要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可是……也不许离开我两米之外哦……”
吞吞吐吐地说完这句话,我不用回头也可以想象到此刻亚瑟的脸就像刚被开水烫过那样的红。
“亚瑟。”
“笨笨笨笨蛋!叫我干什么!”
“你现在是不是脸红了?”
“怎么可能!笨蛋女!白痴女!都怪你今天又没开空调。”
嘛,傲娇偶尔也会有这种可爱的时候呢。
身为一个傲娇控,我表示对我儿子的成长非常欣慰。

08.

吃完晚饭后,亚瑟坐在沙发上,足足沉思了一个小时。
因为他不许我离开他两米之外,所以我也只能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陪着他思考了一个小时的人生。
就在我已经从虫洞奇点思考到昨天打了多少只蟑螂时,亚瑟终于站了起来,然后刷刷刷地在纸上写了些什么。

“第二项任务。”
为了和我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亚瑟把那张纸折了几下,丢到了我怀里。
傲娇就是麻烦,我一边吐槽着,一边麻利地打开了纸条。
“请和我拥抱。”
五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像是丝毫没在意这句话蕴含了多么大的信息量一样轻描淡写地写了上去。
“…………”
我扭头,想要把自己的额头戳个窟窿。

“…………亚瑟。”
“什么?”
“你难道不觉得,我们的进展太快了吗?”
“可是这是多数少女漫画的攻略顺序啊。”
“滚,你一个漫画人物还好意思给我谈攻略顺序!”
“笨蛋!你不就是不敢抱我吗?”
“拜托,哪有才牵过手就抱了的校园纯爱啊!你以为我们在演《霸道总裁爱上我》之类的都市言情吗!”
“拥抱一下和都市言情有什么关系啊!是你思想太奇怪了吧,笨蛋女!”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极其严肃的问题。
“亚瑟,你说的拥抱,是哪个抱?”
“当然是一种动作啊,笨蛋就是笨蛋,连拥抱都不知道!”
“你确定你说的是一个动作而不是一连串动作?”
亚瑟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
“我不明白,难道一个拥抱还需要一连串动作?你的脑容量是不是和旁边那家养的画眉鸟差不多?怎么会问这么白痴的问题呢?”
“咳咳……亚瑟,你别以为我不会打你!”
我张牙舞爪地作势要扑过去,掩饰住脸上的绯红。
王春燕,叫你平时少玩些R18吧,你看,一个“抱”字都被你想得那么污。
丢脸死了!差点把小孩子带坏了!

我,王春燕,一名23岁的污女,终于发现了自己知♂识储备量远胜过我17岁男朋友的地方。
真是可喜可贺啊可喜可贺……
喜你妹啊!你不就是那方面懂得比他多一点吗?有什么好自豪的啊!

不过……我的小男朋友还真是单纯啊……
唉,果然是我老了吧。

09.

第二项任务不知为什么就这样搁浅了。
作为始作俑者的我感觉有点对不起单纯的小亚瑟。
于是我开始思考应该怎么安抚男朋友受伤的心灵。
干脆……我主动去抱他一下?
唔……虽然有点害羞,但是也没有办法啊。
实在害羞的话,就偷偷地趁他不注意时,抱一下?
嗯,这样一定能打动他单纯的心灵!我为我的机智点了一百个赞。
于是我开始创造机会。

“亚瑟,过来吃红豆沙!”
哼哼,趁他吃红豆沙的时候,我就悄悄从背后抱住他的腰,不信他不感动√
“嘛啊,你这白痴女人一天做这么多吃的,怪不得这么胖。”
“你TM说谁胖!”
不,王春燕,此时应该平心静气,你可是还要偷袭他的!
于是我压住蠢蠢欲动的柴刀,转而对亚瑟绽放出一个自认为很迷人的笑容。
“亚瑟,好吃吗?”
很好,接下来只要接近他的背后……
等等!
他为什么坐在椅子上?
而且还是带靠背的椅子!这要我怎么偷袭啊!!!

王春燕的第一次偷袭,无疾而终。

第一次失败后,不甘心的我为自己制造了无数次机会,然而都以失败告终。
想要在他做饭的时候从身后温柔地抱住他,结果还没伸手就被司康饼的气味熏到不敢上前。
失败。
想要趁他看书的时候假装摔跤摔到他怀里,结果人没扑倒,扑到了一旁的书架上,和知识的海洋来了一次直接的身体接触。
失败。

总之,失败了无数次以后,我坐在沙发上,默默扶额,思考人生。
为什么我非要做这些傻缺的事情?
我又不是有多喜欢亚瑟。
哼,不就是一个无聊的任务吗,谁要管它啊!
回归正常吧王春燕,再这样下去,别说亚瑟,连我自己都要嘲笑你了哟!
下定了决心的我准备去赶稿子。
不能因为亚瑟这点小事就放弃你的梦想啊!
于是,我,王春燕,23岁的业余漫画家,开始为了梦想而奋斗。

不知不觉就到了半夜十二点,保存完最后一张图的我从电脑桌前站了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呜呼——终于不用担心这个月的稿子了!

此刻赶完稿子的我十分亢奋,亢奋到了什么程度呢?大概就是踩着小板凳准备拿架子上的啤酒庆祝,结果啤酒没拿到倒是先摔了下来的程度。
砰咚!
疼疼疼……咦,好像不是很疼?
我瞬间意识到了为什么我没有摔疼。

“王春燕……你该减肥了。”
因为我屁股底下垫着个人呢!

“亚亚亚亚瑟!你没事吧!”
我挣扎着想要从他身上爬起来,结果一双手突然揽住了我的腰,把我牢牢地钳制在他的怀里。
现在我整个人,就像个四仰八叉的乌龟一样躺在他身上。
“…………”
不!这体位也太奇怪了吧!能不能换换!
不知道是不是听见了我内心强烈的呼唤,亚瑟手臂稍稍用力,把我的身体扳转了九十度——也就是说,我现在正侧躺在亚瑟的怀里。
或许是因为身高差距和摔倒时的位置问题,我的头正好靠在他心脏的位置。
鼻端萦绕着他身上的香气,和我的沐浴露气味一模一样——这不废话吗?他用的就是我的沐浴露啊!
嗯……貌似,还有一点淡淡的薄荷味。
啊,总感觉脸上有点发烧呢……
我把头在他胸口蹭了蹭,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放头,然后安心地靠在他怀里。
亚瑟的气息……好香啊……

“砰咚、砰咚、砰咚……”
“亚瑟,你心跳好快啊。”
“笨……笨蛋,因为被你突然掉下来吓到了嘛。”
算了,让他慢慢傲娇吧。
反正压在底下的人又不是我。

“亚瑟……这样抱着我不累吗?”
“你废话!谁抱着一头猪会不累啊!”
“有本事你松手,我保证不打你!”
“哼,就不松手,你咬我啊!”
“你别以为我真的不会咬你!”
“有本事你就来!”

邻居听着隔壁声音越来越大的争吵,叹了一口气,默默打开了柜子里的狗粮。

*待续*

*祝大家七夕快乐*
*格格不卖火把和汽油hhh*
*要狗粮吗,黄金加钙的*

评论(7)
热度(17)
©格→长弧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