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长弧期

文手√高三淡圈缘见

【朝燕】和傲娇谈恋爱容易得心脏病④


10.

每天回家都会看见一个傲娇在喝茶。

“燕,过来一下。”
“不要。”
忙着玩乙女游戏的我头也没抬。

亚瑟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地抿了一口茶,然后淡定地放下杯子。
……如果我没看见他被烫红的嘴唇,我的确会以为他真的很淡定。
被开水烫到了的亚瑟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抬手,摸了一下嘴唇,缩回去,摸一下,又缩回去。
就像是只正在玩自己尾巴的猫。
呃……猫玩自己尾巴的时候应该不会龇牙咧嘴的吧。

“说起来你不是喜欢的不是红茶吗,怎么今天突然把我的铁观音给翻出来了?”
瞟了一眼瓷杯中暗绿的茶叶,我在心里面狠狠地吐槽了一下亚瑟的脑残境界。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被他的豪言壮志吓得手一抖,还没来得及存档就选错了选项。
我的内心是完全崩溃的。
返回标题界面,重来。
然而亚瑟的茶杯中绿油油的茶叶始终吸引着我那可怜的注意力,在余光范围内,我清楚地看见茶叶舒展,下沉,上浮,舒展……
我忍不了了!

“亚瑟。”
“干嘛?”
“铁观音是放在茶壶里泡的。”
“茶壶是什么?”
“…………”

说话间,亚瑟端起了已经降温不少的茶杯,优雅地抿了一口。
然后,全部,吐了出来。

“呸!好苦!”
“不是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吗?”
“哼,我又没嫁给你。”
死傲娇别扭地扭过脸不再看我,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扣着茶杯的手又不自觉地举了起来,然后再次动作优雅地抿了一口。

“呸呸呸!好苦!”
活该!谁让你浪费我的铁观音!

11.

我,王春燕,一个23岁的根正苗红好青年,此刻正在给一个小我六岁的傲娇喂糖。

谁知道这家伙一点苦味也不愿意沾呢?
在他长达十分钟的撒泼打滚求安慰之后,我这个不是正太控的家伙也不得不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开始想尽办法地哄他开心。
“亚瑟,小亚瑟,咱们来吃糖好不好~”
“不要!不要不要!才不要吃白砂糖!”
“小亚瑟乖,那我们换种糖好不好~”
“呜呜呜好苦!我要吃大白兔!”
我已经懒得吐槽这家伙为什么会知道大白兔这种童年回忆杀的糖果了……我默默地从客厅抽屉里拿出自己的零食储备。

说起来……你自己做的司康饼好像比茶还要苦吧……
我在心底无力地吐槽着,麻利剥开大白兔的糖纸。
“小亚瑟,我们来吃大白兔了~”
天知道说这句话时我掉了几层鸡皮疙瘩!
亚瑟在沙发上缩成一小团,皱着粗眉毛斜睨了我一眼,祖母绿的眼睛里还闪着星星点点的水花。
呜……完了好萌我要沦陷了!

“BAKA!巨怪女!科莫多巨蜥!快点喂我呜呜呜!”
好吧,我承认,尽管亚瑟的外表是如此颠倒众生,说出口的话也会让人对他的好感值瞬间扣成负分。
算了……不和小孩子计较。
“闭嘴!哦不给我张嘴!”
强行把奶糖塞进了这个死傲娇的嘴里,我暗自感叹终于不用忍受亚瑟魔音贯耳的折磨了。
很好,现在只需要……
等等……为什么指尖有点湿润的触感……

亚瑟薄薄的嘴唇此刻正含着我的手指尖,还不自觉地舔了一下。鲜红和白皙的交相辉映几乎让我喷鼻血而亡。
“亚……亚瑟!喂你吃的是糖不是我的手啊!”
想要把手指从他唇间抽出来,然而死傲娇却变本加厉,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挣也挣不脱。
祖母绿的瞳仁挑衅地望着我,仿佛在说着:“你敢抽出来试试!”

含得更深。
吮吸。
轻舔。
舔了一下。
又一下。
亚瑟小小的虎牙偶尔在我的手指上轻轻咬过,刺痒的触感清晰传到了敏感的神经末梢。
太……太犯规了啊!这种色气满满的动作!
然而他似乎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我,另一只闲着的手不知何时放到了我的脸上,轻轻地揉捏着我的脸颊。
纤长的手指自脸侧向下拂过,我感觉自己被他所沾染过的肌肤都被滚烫的火焰烧灼着,火辣辣的,令人心跳加速。
手指继续向下,停留在了我的嘴唇上。
亚瑟微微歪头,虎牙又磨过我的指节,他的手指不停,继续描摹着我的唇角。

左胸内侧传来的剧烈抨击提醒着我,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我的心脏估计就会因为超负荷运作而爆炸了。
我慌忙挣开了亚瑟的手,转身跑进了厨房。
“我我我我要做饭了!”
其实根本就是落荒而逃。

夕阳斜斜地打在我脸上,我伸手覆上自己的胸膛。
砰咚。
砰咚。
砰咚。
心脏依然活力满满地超速跳动着。

上帝啊。
我活到23岁,第一次发现自己
有心脏病。

*待续*
*比预计要短的一次更新*
*因为学校原因以后估计都是周更了*
*甜不甜甜不甜*

评论(5)
热度(21)
©格→长弧期 | Powered by LOFTER